重庆老夫妻携手走过70年 明日将迎“星辰婚”
来自:重庆时报2014-03-18 20:59:59

         “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”。李维勉、方勤修两位老人把这句歌词变成现实,花了70年。

李维勉、方勤修年轻时的结婚照

两江新区,方婆婆自学了钢琴后有空就会为李爷爷弹上一曲

   70年前,他们登报结婚了

    李维勉,1920年出生于湖北,1942年从恩施步行来到当时的万县,辗转至长寿投奔堂叔。同年,他被分到邮政储经汇业局磁器口张家溪分理处工作,这成了他与方勤修缘起之地。

  “当时她在25兵工厂职工消费福利社,做出纳和会计,我们为了拉他们合作社存款,就认识了。”李维勉回忆起当年,说当时两人只是业务上的往来,“没什么感觉”,写信是建立工作关系。

 

  听到这话,方勤修揭起了李维勉的“老底”。“其实是他主动给我写的,要求相互认识,交个朋友。我认不到他。”方勤修是个爽朗的人,直说当时“很烦他”,于是把信放抽屉里,没看也没回。这么过了七八天,李维勉每天一封信,但都被冷落一旁。“有一天,经理敲着桌子给我说‘你好狠心哟’”,一封封信这才拆开了。这一看,她的心就被这位字迹清秀、文思顺畅的年轻人打动了,觉得对方“有一定文化,就回了封信。”

    “回了信就没完没了啦。”方勤修开玩笑地说着,书信联络四五个月后,他们才正式见面。

  1944年3月19日,24岁的李维勉和20岁的方勤修登报结婚。结婚照上,李维勉的偏分头发梳得一丝不乱,西装革履。方勤修烫了卷发,柳眉,娟秀动人,一袭高领鱼尾白纱落地,手捧花束笑不露齿,轻轻靠着身旁相伴一生的爱人。

  几十年来他们都是“工作狂”

  婚后,夫妻俩孕育了三个子女,日子过得并不优越。

  1945年,25兵工厂要裁员,方勤修下岗了。孩子还小,于是她选择和自己的妈妈在家带孩子,整个家就靠李维勉的工资撑着。当时,李维勉被调到上清寺办事处工作,虽然待遇还不错,但“那几年物价飞涨,上午拿到工资下午就买不到东西了。”

  这种艰苦的生活直到1950年2月西南革命大学登报招生,方勤修考上之后才有所改善。在西南革命大学学习半年后,当年9月她被分配到重庆人民银行民权路办事处,工资40块,1955年评上行政20级后涨到68.5块。算来,夫妻俩每月工资合计153元,虽然生活条件变好了,但两人也成为名副其实的“工作狂”。

  方勤修说,她在银行工作时,早上7点多就出门上班,晚上又要把当天的数据全部汇总,报给总行,经常熬到凌晨两三点。有一次,小女儿半夜哭起来,她刚好回家,赶紧抱住女儿,“她一睁眼,看到我就说,妈妈,我好久没看到你了哦。”这样连续三年,每周只休一天,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,常年的严重睡眠不足导致方勤修患上神经衰弱,至今她每晚都需要吃药。“那时叫干革命,不讲时间,不计报酬。”

  如今,三个孩子都已成家立业,大女儿是妇产科副主任,二女儿现为北大博士生导师,小女儿在中科院苏州纳米研发中心工作。在平常人看来,有女如此,该是何等荣耀,背后辛酸也可想而知。但两位老人却说:“辛苦一辈子,都是为了孩子,再苦也值了。”

    明天就是两位老人的70周年结婚纪念日。

  “60年是钻石婚嘛,我不知道70年是什么婚,就自己取了个,叫星辰婚,因为星辰在银河中永远闪烁。”方婆婆虽已近90岁,但精神矍铄、思路清晰,喜欢看时政和体育新闻,“报纸就看《重庆时报》、《参考消息》等等,要了解下国际时讯嘛。”喜欢运动的她每天都坚持跳交谊舞、打太极拳,还自学了钢琴。谈话间,方婆婆弹起毛阿敏的《思念》,嘴里哼着调。李爷爷和往常一样坐在旁边的沙发上,安静地聆听着。

  他们的大女儿说,两位老人爱好不同,李爷爷好静,喜欢看书、写日记,日记本摞起来都有半米高了。在她记忆里,他们极少吵架,“以前是工作忙,反倒是老了吵得稍微多点,不过都是这个关心那个,那个不愿意这种。”

  谈及明天的“星辰婚”纪念日,方婆婆说他们只请了6个几十年的老同事、老朋友。“我们这个年龄的人,一个个都走了。”李爷爷颇为感慨,“我们平平安安度过了一辈子,如果我们的生活对其他人有参考价值就很好了。”

  70年前,他们登报结婚,70年后,他们的故事再次见报。在这对携手走过70年风雨的老人看来,维护婚姻的秘诀在于相互体谅,相互爱护,“不能有虚荣心,要看内在,对事业、对家庭都要有责任心。”

  当记者问李爷爷,想不想对方婆婆再表达一次爱意时,他摇摇头,只说:“结婚了就不说了。不爱怎么能在一起。”

返回顶部
服务热线

电话:13368200668 QQ群:339047108

地址:重庆南坪步行街西计大厦6楼

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